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平泉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20:33:1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平泉白癜风医院,梅州白癜风医院,广东白癜风发病原因,外用药治疗白癜风,得白癜风很长一段时间了能治好,福建治愈白癜风,福建白癜风好治愈吗

原标题:小鸣单车经营危机背后:广州总部办公室10月底就已搬离深圳办公室散落用户退押金字条

每经记者董青枝陈鹏丽每经实习编辑任芷霓

短短几个月时间,悟空单车、3Vbike、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纷纷倒下,共享单车迎来了最残酷的洗牌。近日,小鸣单车也传出资金链危机。11月24日,小鸣单车的员工对媒体公开爆料称,小鸣单车拖欠员工薪资未付,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经失联。随后,邓永豪站出来澄清:并没有失联,今年6月份就退出了小鸣单车。有被欠薪的前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11月27日,小鸣单车已经发放拖欠的员工工资,欠薪问题初步解决。

而在几个月前,小鸣单车就频被用户投诉押金难退。10月底,《华夏时报》报道称,小鸣单车的员工表示,小鸣当时还欠用户的押金规模在5000万元左右。

那么,小鸣单车目前的状况到底是怎样的?

用户上门追退押金,留字条

“为什么不退押金,来几次找不到人”、“为什么不退押金,退四个月了还不给,做人要讲良心”……小鸣单车深圳的办公桌上随处可见用户留下的字条。事实上,从今年7月份开始,小鸣单车屡被用户爆出押金退款无法到账。

▲小鸣单车深圳办公室出现的追押金字条

11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小鸣单车深圳办公地点——蛇口海翔广场601,即深圳市氮氧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氮氧空间)。氮氧空间是一家提供联合办公空间的公司,小鸣单车在此租赁办公桌办公。

记者一进门便看到位于2楼的小鸣单车系列宣传海报。径直走上2楼,记者发现现场共有6个工位,但当时并无工作人员,同时办公桌上散落着用户留下的退押金字条,一张办公桌上有行政人员备注的关于员工前期出差、公积金、差旅费等小贴纸,甚至政府文件、单车维修记录报表等资料也随处可见。

▲小鸣单车深圳运营团队办公地点

翻阅现场的单车维修记录资料得知,最近一次的单车维修是在8月17日,现场还留有4月、5月、7月和8月的详细维修记录。记者在现场还看到11月1日龙海市龙江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向小鸣单车发来的一份《关于加强“小鸣单车”日常运营管理》的函,文件内容显示,“近期,我司接到多起‘小鸣单车’有关投诉及信访件,主要反映押金未按规定时间内退还、龙海未设置办事处导致群众诉求无门等问题。为确保及时化解纠纷,加强单车日常运营管理,营造文明乘车爱车的良好环境,根据双方合同相关约定,请你司进一步加强‘小鸣单车’日常运营管理……”

据小鸣单车前员工透露,龙海、汕头等区域一直都是属于深圳办公室管理的。

而在广州,小鸣单车的总部办公室也在10月底就已搬离。11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往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尚德大厦的小鸣单车(即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骑科技)总部办公室看到,小鸣单车所在的尚德大厦A1611室大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的纸张已被撕下。从外部看来,并未出现小鸣单车的任何标识,由于玻璃门后尚有一道木质门,记者也无法看到办公室内的情况。尚德大厦的物业管理方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悦骑科技在10月底就已经搬离。

▲11月27日,记者前往小鸣单车广州总部办公室所在地了解到,小鸣单车10月底已经搬走

小鸣单车的相关公关人士则告诉记者,广州的运营团队仍然在,不过总部办公室可能是搬了,具体搬到哪里不太清楚。

尚德大厦相关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近段时间不少用户上门找小鸣单车退押金,但其对悦骑科技公司的详细情况并不了解。记者查询工商资料了解到,除了尚德大厦1611号外,悦骑科技目前为止也没更新经营场所地址。

陷裁员和欠薪风波

去年,迎着风口,共享单车市场快速发展。资本也疯狂涌入这个行业,大量创业者、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到了2016年底,共享单车领域已经有30多位玩家。根据易观智库的粗略统计,截至2017年1月4日,共享单车市场已经有将近7亿美元的融资额度。行业如日中天之时,有玩家甚至称,“这个行业不缺资本关注”、“就算不考虑盈利又怎样”。

然而,短短几个月时间,共享单车迎来了最残酷的洗牌。近日,小鸣单车也传出资金链危机,公司存在裁员减薪、拖欠工资等问题。

“数据考核不行,公司困难,就拜拜了。”小鸣单车深圳前员工阿宾(化名)向记者爆料称,自己近日就是被这样裁员的,“而且还很突然,晚上来个电话,第二天就不用上班了。”

根据记者在现场获得的一份《小鸣深圳公司运营通讯录》名单显示,小鸣单车原来共有25位线下运营员工。而上述前员工透露,深圳团队部分员工都直接被裁掉了,现在仅剩下不足10人。大家也不用去公司上班,每天都是在外面处理(工作),主要是线下运营,也有的员工是在家办公,有电脑就行。

不过,小鸣单车相关公关人士则表示否认,“小鸣单车目前在深圳的运营团队还剩几十人”。

此前,羊城晚报等媒体报道称,小鸣单车“没裁员之前公司共有500多名员工,现在仅剩91人。承诺20日发放工资和补偿,却迟迟没有到账也没有任何答复。”随后,现已离职的CEO陈宇莹也向澎湃新闻等媒体确认,10月份小鸣分两批进行了裁员,并承认拖欠10月份工资。

据阿宾11月26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自己已被拖欠了一个半月的工资,不过,11月27日其又表示,拖欠的工资已经发放。

11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再次追踪采访,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日前爆出的小鸣单车员工薪资纠纷已经

获得解决。“之前因为薪资纠纷,员工情绪很大,出现部分员工的不实信息报道,此次裁员只是战略调整。”

相关阅读:

小鸣单车公关人员:90%押金已退 线上线下仍正常运作

每经记者陈鹏丽董青枝每经实习编辑任芷霓

近日,小鸣单车的员工向媒体公开爆料称,小鸣单车出现经营危机。而小鸣单车内部人士11月27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小鸣单车在全国范围内,线上系统、线下运营都仍然正常运作。小鸣单车90%以上的押金已经退还。

小鸣单车员工同时称,公司的钱大多被原法定代表人邓永豪挪用支付供应链,小鸣单车的所有单车均由凯路仕生产,小鸣单车买单,没有任何招投标,没有验收程序,纯属内部关联交易。邓永豪则对此通过媒体公开回应称,上述说法“严重失实”。

不过,多个信息源均指出,凯路仕有参与到小鸣单车的加工制造环节的痕迹。

称90%押金已退回

事实上,小鸣单车这次爆出的员工欠薪并非偶然。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曾对澎湃新闻透露,“最近也是运气不大好,本来还陆陆续续有小的投资进来,但是酷骑、小蓝倒下,造成的挤兑非常严重,也给整个(行业的)资金带来非常大的压力。”

小鸣单车爆出资金链紧张后,市场最大的疑问仍然是:押金去哪儿了。

记者了解到,今年10月底,有小鸣单车的员工向媒体爆料,小鸣目前欠用户的押金大概在5000万元左右,以每个用户199元押金粗略计算,涉及的欠款用户大概在25万人左右。

对于小鸣单车押金的疑问,11月28日,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对此向记者表示,小鸣单车注册用户数量最高达600多万,90%以上已经完成了退款。但小鸣单车公关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注册用户只剩几十万”。

公关人员还称,“深圳,包括全国范围内,目前为止我们公司还在正常运作,包括线下的运营、线上的系统也在正常运作的。”

“小鸣目前还在正常运行,电子围栏得到政府认可,可能会有进一步发展机会。”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也如是告诉记者。

2016年9月,小鸣单车公布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该笔投资系由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领投。邓永豪随后成为小鸣单车的法定代表人。

工商资料显示,小鸣单车今年8月份完成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和股权的工商变更。变更后,小鸣单车(即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广州梦融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融投资),持股比例为78.98%。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从邓永豪变更至关斌,执行董事兼经理也变更为关斌。

记者11月25日、11月28日两次前往梦融投资的注册地址——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学大道97号1201房,但多次按门铃却无人回应。由于是木质门,记者也无法观察办公室内的环境。

不过,奇怪的是,记者从科学大道97号的公寓物业管理处了解到,1201号方的业主登记信息为广州星海爱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海爱乐),并非梦融投资。

工商资料显示,星海爱乐的注册地址是:广州市萝岗区科学大道97号1201房,与梦融投资一致。记者随后也多次尝试与梦融投资及关斌取得联系,但无果。

小鸣单车的公关人员向记者确认,目前公司的大股东是梦融投资,但至于关斌是否实际参与公司运营,他表示“不清楚”。

对与凯路仕关系各执一词

在小鸣公司爆出拖欠员工薪酬之后,邓永豪曾对于员工所称挪用小鸣单车钱支付供应链回应,“凯路仕的战略跟阿迪达斯类似,产品都是外包海外生产,目前制造基地主要在柬埔寨和葡萄牙,国内没有生产基地,怎么去帮助小鸣单车生产?而且凯路仕主要做铝合金、碳纤维的高端产品,售价基本在1000元以上,小鸣单车的售价,一般是几百元。实际上,小鸣单车有好几家供应商,但都跟凯路仕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1月25日走访小鸣单车深圳办公室时,却在现场发现多箱未拆封的零配件产品。产品包装箱上客户栏清楚地写着“凯路仕”。其中一箱是30套的内涨随动闸,生产厂家是泰州友星。

记者11月27日与泰州市友星交通器材有限公司取得联系,相关工作人员也向记者确认,公司通过凯路仕与小鸣单车有合作,供应的货品就是内涨随动闸。“现在没有合作了,也没有拖欠(我们的)款项。”该名工作人员不愿与记者多谈,匆匆挂掉了电话。

关于这点,小鸣单车公关人员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单车本身确实是跟凯路仕是有合作的,由他们加工完成的。”

小鸣单车前员工李德(化名)11月24日告诉记者,他还在小鸣单车时,凯路仕负责小鸣的单车制造、修车零配件供应,长途短途干线运输物流运费,还有给汕头城市加盟商卖小鸣单车(城市外包)。“凯路仕就是小鸣的实际控制者。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没有财务自主权的,所有的财务都是用的凯路仕,一切打款都是要经手凯路仕。”

李德还向记者反映,他离开小鸣单车后进入广州宅急送快运有限公司,并与小鸣方面签署过合作合同,为小鸣提供物流服务,“但目前还没收到运费回款,我现在也很苦恼。”不过,记者了解到,李德所提的物流合作金额仅几万元。

此前邓永豪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其本人参与小鸣单车的主要工作是协助小鸣单车产品定位,供应链整合并且协助制定经营战略。

然而记者注意到,即使邓永豪声称6月份就退出小鸣单车,但无论是员工欠薪,抑或是供应商,都仍在向凯路仕要钱。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曾多次与邓永豪联系,但其回复记者称,“这个(欠款)跟凯路仕没有关系,(对)小鸣的投资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不方便接受采访,小鸣的情况也不清楚。”

小鸣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小鸣和凯路仕没有关系,财务相互独立。”

11月28日凯路仕(430759,OC)也发布关于媒体不实报道的澄清公告。凯路仕称,有部分媒体刊登了《小鸣单车员工爆料:CEO离职,押金被挪用,实际控制人失联》等相关报道文章。经核实,针对涉及本公司的传闻事项作澄清说明,本公司关联交易情况以本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网站公开披露的公告为准。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在2015年、2016年不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福建根治白癜风的仪器